六日创造

六日创造

作者:Dr. David Feddes 译者:陈知纲

没有太阳,树木能在地球上存活吗?你可能会说,“当然不能了!”“没有太阳,就不可能有我们认识的地球,也就不可能有树木和其他植物了。没有阳光,植被便无法生存。”但是,你对此有把握吗?在《创世记》第一章,圣经说,上帝在创世的第三天就创造了结种子的菜蔬和树木,可直到第四天上帝才创造了日月星辰。所以,如果《创世记》正确,那听起来似乎树木在没有太阳的情况下,也一样存活。我们该如何看待此事呢?

或如何看待没有肚脐的人呢?我们从未见过哪个人没有肚脐,因为疤痕标志着脐带曾经附着的地方。但是,若《创世记》正确,那可能有两个人就没有肚脐:

 

亚当和夏娃。《创世记》说,在创造的第六天,上帝用尘土创造了亚当,并用亚当的肋骨创造了夏娃。亚当和夏娃都没有母亲,也没有脐带;因此,也就没有肚脐。很难想象,不是吗?

你能想象有不吃肉的老虎吗?老虎有潜猎的本能,有闪电般的反射,有锋利如刃的爪子和牙齿。老虎看似生来就是为了捕猎和杀戮的一样。我们很难想象,一只老虎只靠水果和蔬菜来生活。但是,《创世记》一章三十节说,在创世的第六天,上帝说:“至于地上的走兽和空中的飞鸟,并各样爬在地上有生命的物,我将青草赐给它们做食物。”事就这样成了。

这是否意味着,老虎、狮子、狼和其他凶猛的食肉动物都曾经是温和的素食主义者呢?

 

为什么上帝听起来很奇怪呢?

这些问题虽然怪诞却显而易见,都与《创世记》对上帝在这个世界最初六日的活动的记载有关。若《创世记》在我们听来很陌生,那并非仅仅是因为现代科学。生活在很久以前的人没有现代生物学和天文学知识,但即使不是科学家的人也能看到阳光、肚脐和食素老虎的问题。在创造故事中,即使年幼的孩子,也会受到不寻常和意想不到的事物影响。

这是否会让创世故事不那么可信呢?不然,虽然不符合我们思想的事物似乎让人难以相信;但它们实际上却恰恰表明,《创世记》是真实的。显然,这不是某个人为满足人的期望编造出来的。既然大家一直认为,地球从太阳那里获得光照;所以,人们为迎合自己的听众,就会对故事进行剪裁,就不会说在太阳或月亮出现之前,地球上就有光和植物了。既然大家一直认为,他们遇到的人都不是用尘土创造而成的成人,无一人没有肚脐;所以,人要创作一个可信的故事,就不会说出这样的话了。既然大家一直认为,很多动物都是肉食动物;所以,人要编故事来吸引读者的期望,就不会说所有动物都是素食主义者了。无论我们如何看待《创世记》中奇怪的事物,很明显,六日创造的叙述并不适合读者。如果这只是记录了上帝的作为呢?

我们可能会反驳说,“这等事是不可能的!”但圣经却说:“因为出于上帝的话,没有一句不带能力的”(路1:37)。我们的想法可能有限,但上帝的能力却毫无限量。当主耶稣面对那些不相信有死后生命的人时,他说:“你们错了,因为不明白圣经,也不晓得上帝的大能”(太22:29)。据耶稣所说,我们若明白圣经,也晓得上帝的大能,我们就必相信圣经所说末日复活的话。我们就会相信,圣经所说起初六日的创造。

上帝若能让人从死的尘土中复活(但12:2),难道他不能用尘土创造起初的人吗?上帝新造的世界若不需要太阳,而是直接从上帝那里蒙受光照(启21:23),那上帝岂不能在没有太阳的情况下,在前三天为自己的原初创造的世界提供阳光吗?若上帝新造的世界不会有动物流血的情形(赛11:6-9),那上帝岂不能用只吃水果和菜蔬的利齿动物来填充他起初所造的世界吗?

我们的思想太多依赖我们现在看到的情形。在我们现在所见的世界中,科学对描述这个世界的模式发挥了很好的作用;但我们却不可推测说,这类模式过去一直如此,或者它们会永远如此。我们绝不能仅仅通过将现在的模式投射到遥远的过去,或者向前投射到最终的未来,以此找出世界的起源或命运。若我们将所有的信仰都立足于现在的模式和人的理性,那我们就会犯错误;耶稣说,因为我们不明白圣经,也不晓得上帝的大能。

若上帝行事在我们看来有些奇怪,就如此糟糕吗?一个始终合乎我们观念的上帝,就是我们造出来的上帝,而不是那创造了我们的上帝。上帝的道路高过我们的道路。他以人看来陌生、奇妙行事,是我们有限的想法和观察所不及的,从最初的六天开始。

年轻地球说?

圣经启示上帝是一位荣耀的造物主,并说“六日之内,耶和华造天地海和其中的万物”(出20:11; 31:17)。认为科学让人难以相信这一点很常见。但是,果真如此吗?毕竟,我们不是最先注意到创造故事中那些令人吃惊的事物的。若我们不相信《创世记》中的某些东西,是因为我们获得了科学知识呢,还是因为我们失去了对全能上帝的认识呢?几百年来,数以百万的人根据《创世记》相信,地球上曾有过没有太阳却有光,没有肚脐的人,没有吃肉的动物。若这些事可信,那现代科学又能否增加任何事,让最初六日情形不可信呢?

许多人,甚至许多基督徒,很难相信这六日实际就是六天。他们很难相信,上帝在不到一周的时间里创造了一切,而地球的年龄也不是几十亿年。若亚当是在宇宙初创的同一周创造的,若我们用圣经中的家谱和历史事件的纪年方法,来计算从亚当到现在的时间,那宇宙的历史大约有六千年。也许,圣经中的家谱只列出了主要人物,而忽略了一些不重要的名字(古代家谱有时这样做),所以亚当估计可能生活于一万年前或两万年前,而不是六千年前。但即使是两万年,也远远低于大多数当代科学家宣称的数十亿年。天文学家休·罗斯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他教导说,圣经是上帝无谬的话,但罗斯博士也相信,地球有数十亿年历史。他说,科学家们认为,年轻地球说“比地球是平的假说更遥不可及。”

当然,这是一种疯狂的夸张。相信年轻地球说与相信地球是平的完全不同。宇航员可以绕地球飞行,看到它是圆形的,但没有任何办法直接看到地球的年龄。我很清楚用放射素纪年法测定岩石年龄和对来自星球的光进行红移分析方法,但这种纪年法却不是直接观测。岩石出现时上面没有写日期。光线从遥远恒星传来,也没有以时钟显示出它花去的时间。纪年法涉及许多假设和一系列很长推测。目前,某种特定纪年法可能会支持古老地球说,但未来主流科学可能根据新的数据改变主意,或修正假设。

相信年轻地球说的基督徒,并不像对梦游仙境的爱丽丝说话的那位女王,“为什么,有时候,我在早餐前会相信多达六件不可能的事。”这不是相信各种荒谬之事的欲望,而是对上帝话语的信心,才会让人们相信地球年龄是数千年,而不是数十亿年。更重要的是,创造论科学家提供了可观的科学证据,支持年轻地球说,而不地球的年龄有数十亿年。

但是,并非所有基督徒都这样认为。有些基督徒深信,地球的历史已有数十亿年,并认为创造不是在六个二十四小时内发生的。他们认为科学不支持这种观点,他们认为圣经没有教导这种观点。虽然所有基督徒都一致赞同上帝是创造主,也一致赞同复活的耶稣是主和救主;但他们却并没有在如何理解《创世记》第一章上达成一致,而且他们已经发展出各种创造论,试图将对科学的理解与对圣经的理解联合起来。我们来考虑三种这样的理论:有神论进化论,进化创造说和鸿沟理论。

 

有神论进化论

首先,有神论进化论。根据这一理论,当圣经说到上帝创造万有并托住万有时,是正确的;但当主流科学谈论数十亿年的宇宙起源和发展及一切形式的生命(包括人类)来自共同祖先时,是正确的。进化是上帝创造的方法。创造不是突然发生的,或不可思议的,而是一个不间断的、持续的过程,按照可观察的自然规律发生。

有神论进化试图保持科学和圣经之间的分离关系。两者有各自适当的地位和边界,不应该彼此干涉。要了解万物的物理过程及形成的历史,我们应该听从科学。要了解世界的最终起源和治理的最深层真理,我们应该听从圣经。若我们希望科学回答属灵领域的问题,我们就会感到困惑。若我们期望《创世记》回答有关物理领域的问题,我们也会感到困惑。

根据有神论进化说,《创世记》第一章中的六日序列只是一种文学框架,而不是对事实的描述。这是一篇对上帝作为全能创造主的宏大、诗意的描绘。所以,查考圣经来找到地球年龄,或询问何以会在第一天有光,但第四天才有太阳或星星,没有任何价值。这些问题症结是对这个故事的字面理解。上帝在六日中每一天创造不同的事物,乃是一个生动的诗歌手法,可以将上帝创造了全部内容进行深刻的描述,但根据有神论进化,《创世记》的诗歌对实际顺序或时间没有影响。对这种信息,我们必须依靠科学而不是圣经。

这种方法存在严重缺陷。有神论进化相信太多未经证实的进化论观点,却很少相信圣经的实际内容。《创世记》第一章不是诗歌;而是散文。它是历史,而并非仅是一个神话故事,来表达属灵意义。许多有神论进化论者不相信,亚当夏娃是按照上帝的形象创造的两个真正的个体。他们不相信,亚当夏娃陷入罪中乃是一个败坏了全人类的真实事件。这破坏了新约所说的耶稣基督是最后的亚当,他的完美带来了第一个亚当不服从带来死亡的生活(罗5:12-19,林前15:45-50)。在各种创造理论中,有神论进化是最不可接受的。这与《创世记》和圣经其他部分有很大的冲突。

进化创造

现在,我们来思考渐进创造,有时也被称为“一日一纪论。”与有神论进化论者不同,渐进创造论者并没有将《创世记》中的六日故事看作仅仅是一种文学手法;他们将其视为六个实际时间段的历史概览,是以准确顺序呈现出来的。与此同时,他们相信,创世的六天持续的时间远远超过了24小时。他们引用圣经中的话说,上帝看千年如一日或几更(诗90:4,彼后3:8),并说上帝对时间的量度与我们不同。所以,他们认为,六个创造日可能实际上是指长时间,每一日持续了数百万年甚至是数十亿年。

虽然渐进创造论者接受一个非常古老的宇宙,但否认一个不间断的过程产生了所有的生命形式。与有神论进化相反,他们不相信无生命的物质以某种方式产生了带来植物生命的原始细胞,然后产生了其他生命形式。他们相信,在创造的第三天,上帝创造了主要的植物生命;在第五天,上帝创造了主要的鱼类和鸟类;而在第六日纪,上帝创造了主要的陆上动物。他们相信,新的每一天都标志着一个新的创造时期,在这个新的时期里,上帝创造了一些新的东西,这些东西是无法从以前的东西中发展出来的。他们认为,这符合圣经故事,也解释了化石记录中出现的全新生命形式的进展,却几乎没有表现出过渡形式。

渐进创造论者也认为,虽然上帝创造了数十亿年的地球,但他却是最近才创造了人类。一位渐进创造论的著名倡导者休·罗斯博士明确表示,“相信我们是直接从亚当和夏娃繁衍而来的,是上帝在几千年前特别创造的,而且是上帝在地球上拥有灵性能力的独特生物。”在亚当夏娃之前生活和死去的任何灵长类动物或原始人都不是属灵的生物,也不是人类的祖先。上帝按照自己的形象创造了亚当夏娃,没有进化的祖先。

渐进创造有很多可说。它肯定了基本的圣经真理。它承认,《创世记》第一章教导的历史事实,而不仅仅是诗歌。它肯定了上帝在六日中每一天相应的神迹奇事。它肯定了亚当夏娃的特殊创造。它接受圣经所说的,并试图负责任地处理科学信息。许多优秀的基督徒都持这种观点。但是,渐进式创作至少有两个问题。

首先,将六个创造日解释为很长的时间,是一种牵强的意义,它并不符合《创世记》的话语。诚然,对永恒上帝来说,极长的时间似乎不会超过一天。同样正确的是,希伯来语中的白天,yom可能偶尔也用来指一段无限长的时间,但在《创世记》第1章的背景下却不是这样。在这里,圣经数算了每一天,并且用晚上和早趁将其标记出来:“有晚上,有早晨,是第一日,有晚上,有早晨,是第二日,等等,直到第六天。在圣经中的其他地方,无论何时,这个希伯来文字是都与一个数字连用的,它总是指一个普通的24小时的一天。这种情形在400多例中毫无例外。另外,每当yom与夜晚和早晨一起使用时,它都是指一个普通的24小时的一天。所以,当《创世记》给每个创造日一个数字,并用傍晚和早上来标识出每一天时,它都双重证明这些是普通长度的日子。因此,说《创世记》第1章中的yom是指一个漫长的时代,这很牵强。

第二个问题是渐进创世论,在对漫长时间理论化过程中,它也认为动物在亚当犯罪之前很久就已经互相吞吃了。然而,《创世记》1:30节说,上帝指示动物吃青草,而不是彼此吞吃。很难将动物之间相互吞噬,与上帝所造的一切都甚好,所有动物和人都是素食主义者的陈述连接起来。

 

间隔论

另一种创造理论是间隔论,也被称为“废墟重建论。”这一理论照《创世记》写成的样子将它接受下来,只是它在《创世记》第1章的第一节和第二节之间放入了一个巨大的时间间隔。第一节说:“起初,上帝创造天地,”第二节说:“地是空虚混沌。”它假设第1节中描述的创造美好世界,最终陷入了混乱;也许,是由于撒旦和其他堕落后的天使的反叛。经过数百万年,或数十亿年之后,地球上没有任何东西残留下来,只剩下混沌空虚的废墟。然后,间隔论说,上帝选择重建这个世界。他在这个古老的废墟上创造了一些新的东西,他在《创世记》一章描述的六个创造日期间这样做了。大多数史前生物化石都来自从前存在的那个被毁世界,而不是来自最近创造的这个世界。虽然地球本身是古老的,但六个创造日是也六个二十四小时的日子,这发生一万年前或更短的时间。

间隔论有很大的吸引力,因为它似乎将科学的某些方面与圣经协调了起来。但是,这样做的代价却是强加了一些缺乏圣经叙事基础的东西。在两节经文之间插入一段很长的时间显得有些牵强造作,因为在圣经中没有一句话谈到它。第2节经文是紧密地连接在第1节之后的,并没有提到任何时间间隔。对几乎所有的普通读者而言,听起来《创世记》第1章所描述的都是一个初创世界的前六天,而不是一个存在了很长时间之后然后毁灭又进而重新创造的世界。

 

上帝用六日创造世界

现在,在描述了这些创造理论并且指出了其中存在的一些弱点之后,我并不想忽视它们共同具有的一个宝贵的东西:就是相信上帝是万有的创造者。尽管基督徒就到底哪种理论才是最佳的创造理论上有所不同,但他们也应该在肯定造物主存在的现实和努力抵制科学与教育否认上帝存在或抑制神圣设计的证据上形成统一战线。创造故事的核心事实是上帝创造了世界。这不是《创世记》所说的唯一内容,但却是最重要的内容。这也是科学研究中最明显的事。智慧设计的证据是压倒性的。必然有一位创造者。

你若对如何将科学与圣经联系起来没有把握,我不希望你因为不必要的障碍就望而却步。你若不确定哪种创造论是正确的,不要让对这些次要事情的不确定性,使你无法相信最核心和最明显的东西。一旦你真正相信上帝,你就会开始发现,圣经对创造描述的其他方面并不是那么令人难以置信;你就会发现,一些当前流行的科学观点更多是基于反对超自然事物的偏见,而不是基于真正的证据。此外,一旦你相信上帝并开始研读圣经,你就会发现:唯一能与你的创造主建立正确关系并在他新造的世界中得享永生的唯一方法,就是相信上帝的儿子耶稣,能从罪中拯救你并引导你的生命。

对那些已经相信上帝是万有的创造者,将圣经视为上帝之道,相信耶稣是救主和盼望最后复活的基督徒,让我简单地说,我的盼望是要对创造六日提出最明白,最深刻的理解。我照着他的话语来接受上帝。在指出各种理论存在的困难时,我并不是在论断那些爱耶稣却与我所持的创造论不同的基督徒。我认识一些伟人也是敬虔的人。古老地球说创造论者不应当将年轻地球说创造论者视为科学的文盲,而年轻地球说创造论者不应当将古老地球说创造论者视为属灵上破产。如果我们非要在与不观念不同的基督徒打交道时犯错误,那就让我们在对待他们过于仁慈方面犯错误吧。尽管如此,在研究创造说描述本身时,如果我非要犯错误,那我愿意在对它作过于字面化的理解上犯错错误。

在几个世纪以前,一些基督徒之所以难以相信上帝在六个24小时的一天内创造,不是因为它太短,而是因为它太长了。他们的假设使他们认为,上帝必然是在一瞬间创造了世界,而六日内不过是一个教学手段而已。约翰·加尔文回应说,这样的想法违背了圣经简单的含义。加尔文写道:“我们毋宁总结一下,上帝自己用了六天时间。”

马丁·路德也说过同样的话:“创造的日子在长度上是平常的日子。”路德说,在过去几个世纪里,有一些伟大的基督徒持不同的观点,而我们必须尊重他们作为我们信心上的长者。“但是,我们却不会为了他们的缘故,而背离圣经的权威,”路德说。“你若不明白上帝在六天内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那就当把荣耀归于圣灵,它比你更有学问。”

随着时间流逝,人的理论会出现或消失;但上帝的话却是存到永远的。上帝的话说:“六日之内,耶和华造天地海和其中的万物。”

初稿由费德伟牧师为“回归上帝国际事工”。经许可使用。

0 replies

Leave a Reply

Want to join the discussion?
Feel free to contribut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