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摩尔与五旬宗运动

西摩尔与五旬宗运动

Vinson Synan 著,陈知纲

“基督教历史杂志”第65

               威廉 西摩尔(1870-1922)

这种被嘲笑者看为奇怪咒语的方言,在西摩尔洛杉矶复兴之后蔚然成为一种世界性现象。

在二十世纪所有杰出的黑人美国宗教领袖中,最不被人们认可的就是威廉•西摩尔(William Seymour,1870-1922)了。他是位于洛杉矶的阿苏萨差会一位幕后的牧师,也是全球五旬节运动的催化剂。只是在过去几十年中,学者们才逐渐认识到他的重要性;这或许从耶鲁大学历史学家西德尼·阿尔斯特伦(Sidney Ahlstrom)开始的。他将西摩尔称为“黑人宗教敬虔”的人格化体现,“对美国宗教史产生了极大的直接影响”,并将西摩尔的影响放在像杜波依斯(WEB Dubois)和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Jr)等人之前。

西摩尔于1870年5月2日出生于路易斯安那州的森特维尔,父母是曾经作过奴隶的西门•西摩尔(Simon)和菲利斯•西摩尔(Phyllis Seymour)。西摩尔是一名在浸信会成长起来的信徒,在年轻时代,上帝赐给他异梦和异象。25岁时,他搬到了印第安纳波利斯;在那里,他成了一位铁路搬运工人,后来,又在一家当时很时尚的餐馆里作过服务员。大约就在这时候,他患上了天花,左眼失明。

1900年,他搬到了辛辛那提。在那里,他加入了“改革”上帝的教会(该教会的总部设在印第安纳州安德森),也被称为“暗夜之光的圣徒”。在这里,他逐渐沉浸在激进的圣洁神学中;这种神学教导第二次祝福、完全成圣(即,成圣是一种悔改后的经历,使人完全圣洁),上帝的医治、前千禧年主义,以及在被提之前全世界圣灵复兴的盼望。

1903年,西摩尔搬到了德克萨斯州的休斯敦,来寻找自己的家人。在那里,他加入了一个由一位黑人女子露西·法罗(Lucy Farrow)牧养的小圣洁教堂;她很快让西摩尔与帕勒姆(Charles Fox Parham)接触。帕勒姆是一名圣洁派教师,两年前,一位学生在他的牧养下开始说方言(glossolalia)。对帕勒姆来说,这是圣灵洗礼的“圣经证据”。当他在休斯敦的“使徒信心会”建立了一所圣经学校来训练门徒时,法罗敦促西摩尔出席。

由于德克萨斯州的法律禁止黑人坐在有白人的教室里,帕勒姆鼓励西摩尔坐在走廊里,并通过门口听他讲课。在这里,西摩尔接受了帕勒姆“第三次祝福”,即以说方言显明的圣灵洗礼。虽然西摩尔还没有亲身经历过方言,但他有时会在休斯顿的教堂里与帕勒姆一道来传达这一信息。

1906年初,西摩尔受邀来帮助朱莉娅哈钦斯来牧养洛杉矶一间圣洁教会。在帕勒姆的支持下,西摩尔前往加利福尼亚;在那里,他使用《使徒行传》2:4节作为他的经文宣讲新的五旬节教义。然而,哈钦斯拒绝了西摩的方言教导,并对他和他的信息关上了大门。

随后,西摩尔受邀住在邦尼布雷街214号,亚斯波利(Richard Asberry)家中;4月9日,经过一个月迫切的祷告和禁食之后,西摩尔和其他几个人开始说方言。邦尼布雷街上发生了怪事的消息迅速蔓延开来,这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西摩尔不得不在门前的走廊向聚集在街上的人群讲道。有一次,拥挤的人群是如此之众,以致门廊的地板踏了下来。西摩尔在洛杉矶到处寻找一个合适的建筑。他找到的是阿苏萨街上一座废弃了的非洲卫理公会教堂,最近已经被用作了仓库和马厩。虽然这里是一片狼藉,但西摩尔和他那一小群黑人洗衣妇、女佣和工人将建筑物清理干净,用木板搭起了座位,并用旧鞋盒、运输用的板条箱制成了讲坛。服务于4月中旬在教堂开始,该教堂被命名为“使徒信心差会。”

随后三年中,在阿苏萨街发生的事改变了教会历史的进程。虽然这个小火柴盒建筑的尺寸只有大约12米宽18米长,但却有600多人拥挤在里面,还有成百人通过窗户来观看。最核心的吸引力是方言,附带着传统黑人崇拜的风格,包括呼喊、恍惚和圣舞。没有崇拜程序,因为“圣灵在掌管。”虽然墙上挂着一个盒子宣称,“与主结账”,却没有人收取奉献。祭坛上的工人热切地祷告,要寻求上帝的人能渴慕方言体验。这是一个人声鼎沸的地方,崇拜一直会持续到深夜。

虽然对街头巷尾和无轨电车上的“有色保姆”讲着“古怪的喋喋不休舌语”,当地报纸的报道持尖酸刻薄的批评;但是,这一消息却引起了城市的兴趣。整个教众集体来到阿苏萨街,并在他们以前教会消失的地方留下来。其他五旬节派的中心很快也在城镇周围出现了。

报道这一切的是弗兰克巴特曼,一个巡回的圣洁运动布道家和黑奴救助特派员,他写信给南卡罗来纳州的“信仰之路”,“五旬节已经临到了洛杉矶,就是美国耶路撒冷。”他的报告在圣洁运动的报刊上印刷和重印,并将人们对阿苏萨街聚会的好奇心传播了全国各地。

9月,西摩尔开始发表自己的文章“使徒信心”(The Apostolic Faith)。在杂志的高峰期,免费提供给全世界大约5万名订户。

虽然有许多人来是要对其冷嘲热讽,但许多其他人听到从那些没有受过教育的黑人和白人口中发出已知的地球语言传讲的信息时,就使他们相信了教会复兴的现实。很快,白人就占据了成员和来访者中的大多数,黑人为白人按手,来获得这种新的方言体验。很快,“阿苏萨朝圣者”便像雪崩一样来到了这个差会,来接受被称为“传教方言”的东西,这将使传教士能前往世界上的各个角落,用他们从未学过的语言来宣扬福音。

一连串阿苏萨的朝圣者,读起来就像这个新宗派五旬宗名人堂的牧师列表一样。来自北卡罗来纳州的卡什维尔(Gaston B. Cashwell)后来将五旬节教会的信息传播到了南部的圣洁教堂会。来自孟菲斯的梅森(Charles Mason)则带领基督里的上帝教会进入了五旬节派(现在,是美国最大的黑人五旬节教派)。来自芝加哥的威廉·达勒姆(William Durham)后来形成了“完成的工作”神学,这于1914年催生了神召会。

对西摩尔来说,方言并不是阿苏萨街的唯一信息:“离开这里不要谈论方言,要谈论耶稣”,他告诫人们说。另一信息是种族和解。在黑人牧师指导下,黑人与白人在明显和谐气氛中一同工作,这是吉姆·克劳隔离时期的一个奇迹。这种情形使巴特曼高兴地说:“在阿苏萨街,肤色的界线借着基督之血洗净了。”西摩尔梦见阿苏萨街正在建造一座新教堂,在这里借着圣灵里的共同经历拆毁了种族、民族和宗派分歧的古老围墙。

甚至在“老阿苏萨辉煌的岁月”结束前,西摩尔的梦想就被粗暴粉碎了。当他的导师帕勒姆1906年10月访问阿苏萨街时,帕勒姆对他所谓的“黑暗帐篷中特技表演”和“灵性主义者的颤栗”感到震惊。虽然西摩尔把他看成是这一运动的“发动者”,但阿苏萨教会的长老拒绝帕勒姆。帕勒姆在自己的余生中,都把阿苏萨街的聚会是“属灵势力的淫乱。”

也许,对西摩尔的最具破坏性的挑战发生在1909年;当他的白人女同工克劳福德(Florence Crawford)和卢姆(Clara Lum)搬到俄勒冈州波特兰市,随身带走了“使徒信心”杂志的邮寄地址。这使西摩尔与自己追随者切断了联系,并有效结束了他对这一新兴运动的领导。

在黑人社区中流传着谣言,克罗福德可能是出于嫉妒离开的。据说,她曾想与西摩尔结婚,但却被梅森劝阻了,因为这个世界还没有准备接受不同种族的婚姻。当西摩尔决定与阿苏萨街的黑人领袖詹妮•摩尔(Jennie Moore)结婚时,克罗福德反对这一婚姻“因为教会被提的时间很短了。”

在1906年至1909年的“辉煌岁月”之后,阿苏萨街的差会变成了一个由西摩尔牧养的黑人小教会,直到他在1922年9月28日去世;随后,他的妻子,詹妮摩尔也在1936年去世。后来,教会因为未缴税款而被卖掉,并被拆除了。今天,一座日本文化中心占据了这个地方。

到2000年,西摩尔属灵的继承者,五旬节派和灵恩派,拥有超过5亿信徒,使其成为世界上第二大基督徒家族。今天,几乎所有五旬节派和灵恩运动都可以直接或间接地追溯到阿苏萨街那个简陋的差会及其牧师。

文森西安(Vinson Synan),维真大学神学院教务主任,是《圣洁运动-五旬宗传统》一书的作者(Eerdmans, 1997年)。

时间表

1867年,美国圣洁协会形成。

1870年,威廉·西摩尔出生于路易斯安那州。

1901年,艾格尼丝·奥兹曼在查尔斯·帕勒姆在堪萨斯州托皮卡的侍奉中说方言。

1905年,西摩尔在休斯顿接受帕纳姆的五旬节教义。

1906年,在洛杉矶邦尼布雷街的房子里,西摩说方言第一次。

1906-1909年, 阿苏萨街复兴

1907年,凯什威尔(GB Cashwell)将五旬宗的热情带到了南方教会。

1908年,西摩尔与詹妮摩尔结婚;第二年,佛罗伦斯克劳福德离开阿苏萨街,带走了“使徒信心”邮寄名册。

1914年,神召会形成。

1922年,西摩尔去世;他的妻子接管了阿苏萨街差会。

1943年,美国五旬节教会成为全国福音派协会的特许成员。

1960年,监理会牧师丹尼斯苯尼特(Dennis Bennett)说方言,开始了灵恩运动。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