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的抉择:是幸福,还是灾难?

人生的抉择:是幸福,还是灾难?

——罗得选择所多玛说起——

作者:David Feddes Ph.D 译者:陈知纲

 

人生的抉择:是幸福,还是灾难?让我们来看罗得的例子。罗得当时正面临一项抉择。他和自己叔父同为异乡之民,两人同时离开自己祖国,一起踏上了一条前往新家园的旅程。他们每人都经营着自己的事业,却保持密切的关系,而且经常一起工作。他们聚集的财富越来越多,为他们工作的人也越来越多;事实上,他们最终不得不分道扬镳。那里已没有足够空间,让这两家企业同时在同一个地方经营,而且他们的工人之间也存在竞争。于是,这位老者和他的侄子就决定在事情失控前各自分道扬镳。此刻,他们要做的决定就是两个人到底在哪里生活和做生意。

作叔父的很慷慨。虽然作为主要合伙人,他本来可以坚持第一个做选择;但他却想以友好方式分手,所以他告诉自己侄子:“你我不可在定居的地方上相争,我让你选择,你选定自己生活工作的地方,我就在别的地方安家。”

 

作侄子的很高兴能第一个选择。他非常清楚自己要在哪里定居。他心里想到了一座城市,那里有繁荣的商业社区,周围土地肥沃,水源丰沛,非常适合农业。这个地方充满了机会。他不能输!

所以,侄子罗得就选择在称为所多玛城附近定居。一看到那地区繁荣的经济,罗德就知道,这是属于他的地方。同时,他的叔父亚伯拉罕则在希伯伦附近定居下来。

转瞬几年过去。罗得的梦想即将实现了。他开始时住在所多玛郊区,但现在他在所多玛城里有了一席之地。事实上,罗得成为这个城市最著名的人物之一。他在城门口设有一个座位,在这里市议会成员制定政策并解决争端。这对一位移民来说并不坏:既有财务上的成功,又身为城市的议员!罗得选择得很好;他在这个机会之地取得了巨大成功。

但此刻又很快过了一段时间。情况改变了。所多玛城不见了。没有任何东西留下,只有被烧焦的废墟。所多玛与蛾摩拉两城都已经消失了;连郊区和周围乡村也被毁灭了。罗得的妻子死了。与他女儿订婚的男人也死了。虽然罗得自己活了下来,但不过是险些逃脱而已。虽然他和两个女儿及时地冲出了这个城市,但他们三个人都很痛苦。罗得没有了妻子,他的女儿没有了丈夫,也一无所有了。当他们逃离所多玛时,没有任何时间。他们不得不撇下一切。这一切都付诸烈火。

罗得的女儿很忧郁。他们没有丈夫,没有孩子,没有钱财,没有未来。她们与自己年迈的父亲一道被困在山上。她们没有指望能婚姻,也无法变得更年轻,而且看起来他们的家庭血脉会完全消失。

最后,这两个女儿想出了一个计划。若你只是想要一个孩子,你并不需要有丈夫。任何男人都可以。所以,她们决定通过唯一能找到的男人,就是她们的父亲,怀孕生子。姐妹两人将罗得灌醉,并轮流与他同寝。他们的父亲喝醉了,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两个女人都通过乱伦怀了孕,并生了孩子。罗得与自己的两个女儿,还有他的两个孙子,也是他的儿子,一起度过了余生。完全不是一个快乐的结局。

 

看到美元符号

罗得何以会让自己陷入如此混乱的境地呢?这一切都是从他选择所多玛的那一天开始的。在《创世记》十三章中,圣经说:“罗得举目,看见约旦河的全平原,直到琐珥,都是滋润的。那地在耶和华未灭所多玛、蛾摩拉以先,如同耶和华的园子,也像埃及地……”对于罗得来说,这地方看起来就像伊甸园一样丰富。正像任何聪明的农夫或商人一样,他知道赚钱的关键是地点、地点、地点。《创世记》说,“于是罗得选择了约旦河的全平原……罗得住在平原的城邑,渐渐挪移帐篷,直到所多玛。”接着,圣经加了这句不祥的话:“所多玛人在耶和华面前罪恶极大。”

为什么罗得选择了所多玛呢?因为他眼中有美元符号。他没有看到别的东西。虽然罗得相信主,是一个义人,但他却在所多玛定居下来。他忽视了所多玛乃是罪恶的渊薮这一事实。当他发现这座城市实际上有多么糟糕时,他没有搬走,也没有试图去改变它。他选择留下来,闭上嘴,去适应它,好赚一些钱。他选择让自己和家人在所多玛安家。结果却是灾难。

这是一个令人伤心的故事,但更让人伤心的是,历史在不断地重演。所多玛的情形在我们自己的社会中不断借尸还魂。对上帝毫不在意的恶人自行其事,变得越来越开放,对自己的罪孽寡廉鲜耻和侵略性。那些了解更多的人呢?他们又在做什么呢?许多人都在模仿罗得的样式:他们试图对恶事视而不见,专注于经济。他们试图在不道德的混乱中安身立命,要想致富。我们当中有太多人在所多玛安居乐业。

 

性与暴力

选择所多玛意味着什么呢?所多玛是什么样子呢?所多玛的一个特征就是性变态。圣经说:“又如所多玛、蛾摩拉和周围城邑的人,也照他们一味地行淫,随从逆性的情欲,就受永火的刑罚,作为鉴戒”(犹大书7)。更糟的是,这种变态伴随着追求暴力和凶残的倾向。《创世记》19章讲述了两位天使如何装扮成普通人来见罗得的。那天晚上,所多玛男人们便包围了房子,想要强奸这两位游客。只因当时施行了一个神迹,才将那些蓄意强奸的人赶走了。

性会混杂着堕落的暴力,这情形听起来就像我们自己变态和色情泛滥的社会一样。我们已经围绕性和暴力建构起了整个行业。电影院中那些描绘恐怖的野蛮行径和变态行为的票房和视频的租金,让人赚到的昧心钱数以百万美元计,我的意思是粗暴(gross)。我们的社会似乎对粗暴的东西津津乐道。人们似乎喜欢从那些动作书、杂志和电影中看到强奸犯,杀人犯和性变态者。

在人们愿意购买这些东西的地方,就总会有人愿意销售它们。当一个女人为钱出卖自己的身体时,她会被人称为妓女;而从中获利的人则会被人们称为皮条客。但是,当男女演员被支付大量的金钱脱掉衣服,表演出各种变态行为供人们观看时,他们却被称为艺术家,而那些从中获得一定比例利润的人却被人冠以娱乐公司的称号。这些词听起来冠冕堂皇,但不管用什么样的辞藻,这些演员都是妓女,他们的公司老板是皮条客。这都是为了钱财而为之的性行为。

我们不要认为,我们的娱乐不会影响我们的生活方式。人们喜欢看什么、想什么,那他们就会成为什么样的人。为何要为这么多意外怀孕感到震惊,这么多人死于艾滋病,这么多强奸犯,这么多暴力犯罪和谋杀感到吃惊呢?当人们头脑中充斥着所多玛的诸多场景时,越来越想不仅从观看这些事,而且从真正去做这些事,来求得刺激。

这些娱乐公司必须不断想方设法使暴力画面更血腥,变态场景更乖张。他们不得不继续在深入一步;否则,观众就会感到无聊。许多年以来,电视剧因犯罪节目蓬勃发展;但现在最流行和最为人们仿效的节目,已经不再仅仅是犯罪,还有血光,血腥和医学检查人员切割尸体的特写镜头。早在数年之前,娱乐公司决定为观众提供源源不断的通奸和奸淫场面。这不仅出现在电影中,有线频道中;而且在网络电视中也变得非常普遍。但是,这些东西正在失去其震撼价值,所以现在的电视节目正在推出各种同性恋角色。但是,这也在失去其震撼力价值。同性恋正在迅速为人们所接受,而且是政治正确的,所以所多玛广播公司的老板们很快就会想方设法跨越新的界限来破坏上帝的旨意。

这些娱乐公司并不是唯一为这种变态推波助澜的公司。许多学校也在此列。为了婚姻而守身的想法,对许多教育工作者来说,都是可笑的;而且,他们在学生中也在培养这种态度。甚至一些教会也试图超越旧约圣经的道德标准,来重新定义这种变态行为,好叫我们能在所多玛心安理得。结果就是性别混乱,情人同居、通奸、家庭崩溃,及带来的相应的性传染疾病和被毁坏的灵魂。

 

压迫弱者

因此,性犯罪乃是我们的社会与所多玛共有的一个特征;但是,它却并不是唯一的特征。所多玛的另一症状就是建立起一套财政体系,富人越来越富有,而穷人受压榨。圣经说:“看哪,你妹妹所多玛的罪孽是这样:她和她的众女都心骄气傲,粮食饱足,大享安逸,并没有扶助困苦和穷乏人的手。她们狂傲,在我面前行可憎的事,我看见便将她们除掉”(以西结书16:49-50)。

在所多玛,经济是唯一要务。为了要出人头地,你必须无所不用其极。你践踏了谁这并不重要。若是你发了不义之财,而别人却生活在贫困中,那就这样吧。若是你让竞争对手破产,那对你来说会更好。“这乃是健康竞争”,“适者生存”吗。若你把一个寡妇从家中赶走,或一个小农场主从他土地上赶走,这都是为了利益之名。若你用廉价劳动力或收取高利贷发了财,那又如何呢?若另一个政府践踏和侵犯了人权,若有钱赚的话,那无论如何你都要和他们做生意。“这就是经济,笨蛋!”所多玛会喜欢这条座右铭。根据圣经,并不仅仅是同性恋行为。每当我们看重钱财过于人时,那我们所做的就是所多玛所做的事。

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看到,所多玛为性疯狂为金钱饥渴。今天,邪情和贪婪依然是我们社会的两大推动力,而这两个因素使最可怕的流血事件看为正常,不可避免。我谈论的不只是犯罪、帮派及政治暴力,尽管这是其中的一部分。我谈论的乃是官方批准的流血事件,有时甚至是动用公共资金支持的。我谈论的是堕胎。

如果你想放纵淫欲,那你就必须以某种方式来处理不想要的孩子;处理它们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打掉它们。若你想专注于赚钱,那你不能承受孩子搞砸了你的计划;要留在职业生涯中,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打掉这孩子。这个社会机器是由欲望和贪婪驱动的,而且只有用未出生的婴儿血液润滑,这架机器才能保持平稳运行。

美国最高法院“计划生育诉凯西案”表示,法院继续支持按需流产做法的原因是,人们已经依赖可以堕胎。“消除依赖问题的方法,”法院说,“就是拒绝面对这一事实,经过二十年来经济和社会发展,人们建立亲密关系并作出选择…依靠的就是在避孕失败的情况下能进行堕胎。”当法院谈到“经济发展”时,指的是金钱和职业。当法院谈到“社会发展”和“亲密关系”时,指的则是性行为。当人们开始崇拜金钱和性爱,并在几十年来一直在靠杀害婴儿,好让自己能继续崇拜金钱和性爱时,他们又怎能回去保护所有婴儿呢?任何习惯于淫欲和贪婪的社会必然会习惯于堕胎。

我们已经住在了所多玛。我们现在就住在所多玛。这种性变态,这种无情的经济活动及杀害未出生的婴孩,我们把这些事看为理所当然的。我们已经习惯了这一切。

 

从上帝那里降下的火

然而,上帝并没有对此习以为常。他反对此事,他也要审判此事。所多玛看起来似乎繁荣一片,但让自己安居所多玛就意味着灾难临头。

住在所多玛的许多人对上帝根本没有真正兴趣。若是对他们的行为提出挑战,那他们会耸耸肩。若有人警告他们当心上帝的愤怒、审判和地狱,他们就会发笑。这就是与罗得的女儿订婚之人所做的。圣经说,当罗得从天使那里得知所多玛即将被毁灭时,他催促他的女婿说:“你们起来离开这地方,因为耶和华要毁灭这城。”他女婿们却以为他说的是戏言”(创19:14)。几小时后,他们就不再笑了,永远不会笑了,因为那时上帝的火毁灭了这座城市。

今天,上帝的审判仍悬在每个拒绝悔改的罪人和社会头上。圣经说,所多玛人“就受永火的刑法,作为借鉴”(犹大书7)。人仿效所多玛行为,也必受所多玛的命运。他们的社会必要灭亡,他们自己也必在地狱之火中燃烧。上帝是轻慢不得的。他的愤怒是轻慢不得的。你可以照罗得女婿的方式来嘲笑上帝和他的审判,但你的笑声却不会持久。上帝忿怒的烈火要吞噬你,你就在地狱里永远受苦了!!

你如何才能逃避所多玛的命运呢?你如何才能逃避那地狱之火呢?请听上帝在圣经中所说的话:“你们当回头离开所犯的一切罪过,这样,罪孽必不使你们败亡。你们要将所犯的一切罪过尽行抛弃,自做一个新心和新灵。以色列家啊,你们何必死亡呢?主耶和华说:我不喜悦那死人之死,所以你们当回头而存活!”(以西结书18:30-32)

上帝不喜欢将人毁灭。但是,他们若不悔改,他必这样行。这就是他为什么要警告我们,并敦促我们回转,免得悔之晚矣。所以,你们当悔改!相信主耶稣基督借着他在十字架上的受死已经偿还了你罪的刑罚。奉耶稣之名,呼求主用他的圣灵来充满你,让你成为一个全新的人。这是救你脱离上帝判断的唯一方法。

 

虽然得救却不幸福

但是,设想你已经信了上帝。然后又该怎样呢?很好,你若真正属于上帝,就必蒙拯救脱离地狱。但是,尽管你属于上帝,你若仍效法罗得并选择所多玛,那你必要付出惨痛的代价。罗得非常渴望出人头地,所以他不顾所多玛的邪恶,选择了所多玛,因而从此之后就开始了不幸的生活。

不要认为,罗得的不幸只是所多玛城被毁时才开始。在此之前很久,他就已经开始活得不快乐了。即使罗得越来越富有也越来越重要,他也常常很愁苦。你看到,罗得是相信上帝的,就像他的叔父亚伯拉罕一样。罗得知道对与错之别。圣经说,罗得是“义人住在他们中间,看见听见他们不法的事,他的义心就天天伤痛”(彼得后书2:8-9)。人认识上帝,却又置不虔不敬于不顾;知道何为义,却又被错误包围,是痛苦的。

然而,罗得却仍然住在这里。他无法让自己远离所多玛,也从没有试图来改变它。罗得一定对这种性关系上的污秽感到厌恶,但他仍想与邻居保持友好关系,所以他从不说他们错了。罗得对软弱无助者的无情压迫,还有对他同伙那种残酷的商业行为,一定感到悲伤,但他却无法承担冒犯他们的代价,他的人脉交往使他变得富有和地位显赫。所以,虽然他私下里为此感到厌恶,但他却从来不敢去面对他们,也没有敦促他们改变。罗得学会闭上嘴,并尽可能地去适应。这似乎是唯一明智的选择。

但看来合理的东西结果竟是灾难性的。不错,上帝彰显怜悯,拯救罗得脱离了烈火之灾,但罗得却为以所多玛为家,却没有挑战现状,付出了巨大代价。他多年以来都非常愁苦,而最终又失去了自己热爱的财富。

更糟的是,罗得决定住在所多玛的决定对他的家庭是灾难性的。他的女婿们已经对罗得住在所多玛安之若素的情形习以为常了;所以,当他突然警告他们说:这座城市要被毁灭时,他们无法认真对待他。他们还以为他是在开玩笑,于是就在火焰中灭亡了。罗得的妻子对所多玛非常依恋,以至于即使在他们逃跑时,她也要转过身去,最后看上一眼;于是,她死了,变成了盐柱。

对于罗得的女儿们来说,她们父亲的选择意味着:她们必须在所多玛的道德泥潭中长大。他们的父亲沉沦得如此之深,以至为了安抚那愤怒的暴徒,要将她们当作宣泄性欲的对象。虽然这两个女子因天使的干预而免于可怕之事,但我怀疑她们忘了这一点。若是他们的父亲可以利用她们的身体作筹码,那她们也可以用自己的身体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在她们逃离所多玛之后,罗得的女儿就将自己父亲灌得烂醉,与他同寝,好能怀孕生子。何等污秽的混乱!即使当罗得的女儿不在所多玛了,但所多玛仍留在她们心中。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一个义人选择了生活在一个不义的环境中,并试图在不冒犯任何人也不对任何事批评的情况下出人头地造成的。

你若相信耶稣基督是你的救主,却想住在所多玛;虽然你可能仍会得救,但却会付出代价,一种可怕的代价。你若是属主耶稣的,就必须照圣经的教导来生活,并要为正义挺身而出。圣经说,人若没有这样做“他就要受亏损,自己却要得救,虽然得救,乃像从火里经过的一样”(哥林多前书3:15)。正像罗得逃离所多玛火焰情形一样,世俗的基督徒也许能得救脱离地狱之火,但不过是幸免于难,却会遭受损失。

在所多玛安居绝非安全之计,不加批判地吸收它的娱乐活动,在无神论的教育体系下来训练你的孩子,就会让你在狗咬狗的商业环境中攀行。你若还没有追随主耶稣,那你就当追随他。你若已经追随耶稣,就当勇于面对现实,并要努力改变环境;不然,就要从这个环境中出去。关掉你的电视。抵制所多玛腐败的娱乐公司。让你的孩子离开教导所多玛价值观的学校系统。找一个更好的环境,用属上帝的方式来训练他们。不要再做为出人头地不择手段的事,找一种讨上帝喜悦的方式来生活。挺身而出反对邪恶。凭着对主耶稣的信心而活,呼召人悔改并信靠耶稣。采取一切手段,只要不住在所多玛,或尝试通过适应环境来博取上位。

所多玛的邪恶居民的遭遇,是上帝永恒的地狱之火吞噬不敬虔之人的借鉴。罗得本人则为敬虔的人如何变得贪恋世俗、妥协和不快乐作了借鉴;虽然他幸免于地狱之火,但他因为在所多玛安身为自己和家人带来可怕的麻烦。

从短期来看,看似很聪明之举,就是仿效罗得的榜样,让自己在所多玛安家,并去做任何看似乎最简单也最有利可图的事情。但从长远来看,谁会笑到最后呢?不是罗得,而是亚伯拉罕。谁以敬虔的后代结局呢?不是罗得,但亚伯拉罕。亚伯拉罕把上帝放在第一位,而不是财富。亚伯拉罕从未在所多玛或任何其他罪恶体系中安下身来。亚伯拉罕从未过分依恋过任何属世的城市。亚伯拉罕相信上帝是他的盾牌,并把上帝看为自己极大的奖赏。亚伯拉罕仰望一个永久的家乡,它的设计师和建筑师乃是上帝。

你更像罗得呢,还是亚伯拉罕呢?你是否此刻在这个世界的城市为家呢?还是说,你将自己的心灵寄托在那新造世界中的那座天城,就是那公义之家呢?

 

原稿由费德伟牧师“回归上帝国际事工”预备。经许可使用。

0 replies

Leave a Reply

Want to join the discussion?
Feel free to contribut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