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学之路与学神之路

陈知纲

2011年底,我到加尔文神学院游学时,已到不惑之年。人到四十不学艺,正因如此,很多人对我这一作法有担心。有些亲朋好友出于骨肉亲情的关爱,劝我要为自己、为妻子着想;另有很多人委婉地说:「你很有勇气!将来又有什么打算?」潜在的意思是说,我出来读神学的决定可能出于头脑发热、不成熟,将来不会喝西北风吧?

果真如此吗?那么,什么时间出来读神学合适呢?什么样的条件读神学合适呢?

想到自己以前是一个很散漫、骄傲的人,不愿服事的人。上帝让我谦卑下来,让我生发出一个愿意服事的心,渐渐有一个牧者的心肠,愿意在上帝家中尽忠。若非祂一步步的恩召,是根本不可能的。

面对这些问题,回首上帝的呼召,并祂如何在我身上、在我们家中动工、引领和不断的雕琢,一步步引导,直到今天,便愿意写下这段心路历程,盼望给准备学神学者和服事上帝者一点帮助。

起点:上帝的呼召与印证

首先,教会并非我的事业,而是上帝的事业。

信主前常用古人的话励志: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皇天不负苦心人、卧薪尝胆……。听起来誓言动人,精神也可嘉,但这样的计划、谋算、冒险是在物质领域,是在上帝容忍人的一般恩典之下。

过去我这样想,可说是我的身份和状态决定的。因为我生于农村,当地教育水平低下,所在学校的升学率,在那个地区排名几乎总是殿后。所以,要想改变自己的命运,似乎必须如此。经过勤勉戮力以求,虽然没能实现从医的梦想,但能升学;后来又再读到某一名牌大学;继而,又到一个相当不错的大公司工作。当时自己有一间房子;而且,从92年开始一直在某所大学教英语。在他人眼中,这简直是鲤越龙门,让人羡慕。当时,我自己也津津乐道此事,觉得给家庭增光添彩,所以很骄傲。后来信主后,蒙上帝带领,才晓得我一生的事都在祂手中。

但是,教会不是某个人、某些团体为了某项利益,或是出于某种心态进行的一项运动、一项冒险、打造的一个地盘、建造的一个家族产业。教会是上帝从世界中召出来的义人聚集的地方,是上帝建造的房屋并祂的家、是上帝耕种的葡萄园、是基督的新妇。所以服事上帝教会的工人需要圣洁自守,免得上帝的名受羞辱;需要儆醒与忠心,叫祂居住其中的儿女们能按时得粮;需要被接在主耶稣基督的真葡萄树上,在上帝借着环境而有的修剪中,恒忍殷勤多结属灵的果子;需要保守护卫教会不受玷污。必兴旺,我必衰微。

第二,神学不是理性的系统工作,而是生命的事奉。

作为基督徒,大使命是我们所领受的一项普遍的呼召。但是,学神学、受装备、作牧者服事教会,却是一项特殊呼召,需要有内心的感动和环境的印证。作牧者需要换心,才能与所蒙受的呼召相称。因为教会需要的不是一本教材,和一个照本宣科的传声筒,或者一面鸣的锣、响的钹,乃是一个活的文本,就是受上帝所差遣、成了一台戏供人效法的主的仆人。要在教会建造全新、向着主的生命,这等事万万不是属肉体、不堪的生命能作到的。

此外,学习神学并非只是一种智力工作。古人认为读书,久于其中,浸润熏染,自然会有书生意气;十年磨一剑,到时自然会成全之;但是,读神学却不然。有不少人,称神学院为墓场。因为若不是被上帝寻见,受上帝呼召引领,仅凭一腔热情,任一时意气,这条读神学的路不仅不可能,而且是死路。神学并非仅仅是分析演绎综合的系统工程,而是学效上帝,生命传承的工作;需要的是谦卑之心、圣洁之心、忠诚之心、为父之心、勤勉儆醒之心。所以,仅从学校到学校,没有在社会中生活历练,没有服事教会的经历,没有上帝所给予的为父之心的话,读神学只能造就很多像法利赛人一般的审判官,而不是教会的牧者。这不仅会害己,也会损及他人。

第三,上帝在我们的环境中呼召我们。

耶稣基督道成肉身来服事人。上帝呼召人服事祂,也会在我们的处境中呼召我们,好服事我们的同胞。

我接触基督教是1991年,真正信主是1996年。在1999年以前,我从来没有想到自己要服事教会,但上帝透过弟兄姐妹的呼召,使我开始参与服事。2003年以前,我没有想到过参与服事教会;2004年以前,更没有想过自己会成为一位传道人。

原因是,一开始接触到基督教、却还未信上帝时,有所担心。亲朋好友们鉴于对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社会的经历,以他们最大的无私爱心,极力规劝我,要小心。信主后,则因当时教会的信仰很不成熟,「呼召」的人和受「呼召」的人有各色人等。我虽然信主前曾有怀疑,但主让我经过几个神迹印证,因而坚定了信心;有段时间,即使缺少真知识,我仍大发热心。不过后来发现,我所认识被「呼召」的人中,有好几个人出了问题。所以,我一度根本不愿意做传道人。

但是,上帝却用一种对我量身订做的方式来呼召我。我是个很理想化的人,也是个很重亲情的人。理想化,是因为自己在家中排行最小,倍受父母哥哥姐姐呵护,有机会畅想将来,但也让我有点散漫。重亲情,是因为从很小就看见,珍爱儿女又律己甚严的父母,自己甘愿忍受辛劳和苦况,却竭尽所能地恩待我;为了报答他们的爱,我才会胸怀理想,要改变倍受穷困和疾病折磨的父母和自己的命运,坚持勤奋不辍地学习(正如我在以前的见证中写过的)。

重亲情也使我信主。因为一个被人评说为「真基督徒」的朋友,出于基督之爱,不断邀请我参加圣经学习小组和福音会,我终于被主抓住。因着这个特点,我不忍推辞教会的弟兄姐妹,在他们的推动下开始参与服事。结果在2003年,借着在一次牧者培训中担任口译的机会,我看到骨肉同胞对真道的渴求,如羊没有牧人般的情况。那时,神就将服事祂教会的呼召烙在我心中。

第四,上帝的安排有时。

前面谈到,自己个人生命中的两个因素在冲撞中结合,使我乐于立足现状来追求「理想」。随着服事教会,自己经历了挣扎之痛,又看见许多教会牧者孤独、彷徨、受伤害,使我推己及人,感同身受。深入了解信仰机制的想法催迫.我,于是我去上研究所,攻读宗教学博士。

宗教学的学习解决了我自己的不少问题,但与教会领袖相交,使我看到了更多问题,有了更强烈的催迫,以致读神学的念头越来越清晰。孔子云,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1995年,我母亲辞世;2006年,父亲也归天。不复有父母膝前尽孝的责任,我似乎有了很大空间。我一边服事教会,一边在中国人民大学读宗教学,2008年取得博士。我当时想,自己虽然年龄大了一点,但经历可以帮助我;家里尚有一些积蓄,心理上觉得有安慰,觉得应该是准备好了。

我原来在联系别的学校,从没有试图联系加尔文神学院。但是,上帝让我的联络申请拖得很长,而且没有很好的回应。直到2011年,一次偶然也是必然的机会,遇见一位上帝差到中国的仆人,他是为主不顾性命的神家忠仆,在他的力荐与联络之下,我在很短时间内就得到加尔文神学院的入学许可,验证了这是上帝的安排。

途径:信靠与更「心」

首先,另一种准备。

有了上帝的呼召,这不过是「开始」的结束,因为我们只不过是踏上了一条需要完全顺服上帝的路。人总是想对未来的事作充分安排,但真正的充分安排,是要充分安排好自己信靠上帝的心。

人对前面的困难总是思想不足,而且也不可完全设想充分。而若是能早知道,可能会被种种困难吓倒,裹足不前了。

来到加尔文神学院后,文化上的差异带来的心理压力,繁重的学业带来的身体上的疲倦,美国教会与国内教会气质、与对待属灵事物态度上的差异,让我们觉得很多不适。

我妻子赴美前缴交我们夫妻的社保支出,使孩子的学费趋于紧张,经济压力陡然增大。她是一个很干练的女性,辞去原本熟稔且收入不错的工作,本属不易;赴美后,语言不通,带来孤独、失落,压力很大。孩子的入学问题一波三折,与同龄人重新建立关系不容易,这些问题困扰着她。凡此种种,都是不能不面对的切实问题。

突然间,我面对着许多自己不能控制的变量、压力。当考试临近,为了完成学业,多睡一会儿都是奢侈之物;拖着疲惫的身体时,灵性也受到影响。不安的焦虑、无能的沮丧、无助的孤独,如汹涌的大潮,一波一波向我们这叶漂行在异国他乡的孤舟袭来,洪涛漫过我身。

我们一家承受着如此多的压力。但当与其他读神学的学生谈话时,发现几乎每个人都感受到巨大的压力,都会不断挣扎;特别是那些用非母语读神学的弟兄姐妹,更是如此。

评说一件事容易,实行起来却难。譬如,世人谓,心若宽广,能容天下万事;情若诚笃,金石为之剖开;但关键是宽阔的胸怀、对真理的诚笃追求,并非人生而有之的。譬如,信徒理性中知道,「洪水泛滥之时,耶和华坐着为王;耶和华坐着为王,直到永远」;也知道,我的帮助唯独从造天地之耶和华上帝、从道成肉身凡事与弟兄同等的主耶稣、和父因祂儿子之名差来的圣灵而来;但是,人若没有操练过,缺乏生命的雕琢,又怎么能突破属灵生命中的软弱、稚嫩与沈郁,一叶障目的自闭、自怨自艾的自怜呢?这样的信仰,不过是随着环境变动而变、以自己感受为本的想象,而不是神本的信仰。

所以,唯一最重要的准备,就是晓得:永远有一些事是人无法准备的,唯有到上帝那里寻求。

第二,更「心」。

从林中仰观穹苍,天为树隔,支离摇曳,会染上树的翠绿;乘飞机,倚天遥看云树,云若飘带,树若点墨,会披上天的淡蓝。一个蒙恩的罪人,看待事情常会仍带着原本的性情。而要作一个牧者,靠我们的本性是难以做到的,需要换上一颗新心,一颗为父之心。我们需要被陶造过,才能有这样的品格;而改变环境,会让我们有一个全新的视角。

美国一个研究机构的统计数字表明,进行过心脏移植手术的患者,大部分性格和习惯都出现不少改变,继承了捐赠者的特征。原因是,心脏里有「记忆细胞」,同人的基因代码一样,带有那个捐献人的全部信息。当它被移植到新主人身上,就开始将原来主人的思考、感觉移到这个人身上。圣经说,“上帝从我们的肉体中除掉石心,换上上帝所赐新的肉心,新的灵”。圣经又说,“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但是,我们晓得,心脏移殖后,要对新受体产生影响,总是在强烈的排异反应之后。属灵的换心也类似。我们换了心之后,会经过一系列、长期、剧烈的排异反应;而当我们安静在上帝面前,上帝的生命就会在我们里面发动;这就是旧人被治死、新人逐渐活出来的过程。

第三,上帝的手术成功了。

我们一家在前面提到的诸多巨大压力的灵性幽谷中,然而,上帝总是在恰当的时间,差遣祂的仆人来到我们生活中,带来各样的帮助:信息、安慰、肢体间相交、祷告的托住、资金上的支持。

孩子升学的事奇妙解决了,并且因着学校老师的带领,她的灵性也有了巨大长进。妻子经过诸多安慰扶植,生命得到极大的建造。我自己更多以一颗谦卑的心、开放的心,殷勤服事的心事奉。我感谢上帝,祂把我的家庭彻底改变了,正是在这样的过程中完成的。

思之再三,我可以认定:恩主是教师,环境是课堂,际遇是教材。神教我学习了一门神学院从不会教授的课。

分辨与欣赏

首先,学习神学过程中,也要辨别恶,儆醒抵挡恶。

由雷子变为「爱的使徒」的约翰,劝自己属灵的儿女们说:「凡灵认耶稣基督是成了肉身来的,就是出于上帝的,从此你们可以认出上帝的灵来;凡灵不认耶稣,就不是出于上帝,这是那敌基督者的灵。你们从前听见祂要来,现在已经在世上了。」(约翰壹书四:2-3)原本雷厉风行,后来成为使徒之首的彼得也说:「务要谨守、警醒,因为你们的仇敌魔鬼,如同吼叫的狮子,遍地游行,寻找可吞吃的人。你们要用坚固的信心抵挡它,因为知道你们在世上的众弟兄,也是经历这样的苦难。」(彼得前书5:8-9)

但关键是,撒但对我们的攻击,不会自己叫嚷说:小心了,我魔鬼进村了;常常也不是以脑门上贴着标签的凶神恶煞形像出现;而是利用环境的改变,以我们仍然带着的与世界、属乎肉体与老我的情感、观念出现;也会以我们因自闭、顾影自怜、自我为中心的不良情绪出现。对此,起初逼迫教会、后来为教会舍命的使徒保罗曾警告门徒们说:「撒但也装作光明的天使。所以,他的差役若装作仁义的差役,也不算希奇。」(哥林多后书十一14-15)但是,撒但兴起环境来试探,却被上帝用来作为雕刻我们的工具!感谢主。

第二,要辨别善,欣赏善,为善感恩。

保罗说:我只夸自己的软弱,好叫基督的能力在我的软弱上显为完全。卢云说:我们并无什么可以呈现给人的,所呈现的只是我们破碎的生命。上帝给我一个新心,使我这个原本很骄傲的人,借着祂所对付过的生命,来呈现祂的恩典和能力。所以,我们为上帝赐下的生命、气息感恩,为祂赐下的学习机会感恩,为所有奉献支持我们的人感恩。我们并不配得,是弟兄姐妹的爱心,无私地多走二里路的爱,让我们的担子轻省。我们更为那些上帝差来的属灵长者感恩,他们的祷告扶持了我们,他们的睿智免除了我们的愚拙的错误,他们的安慰让我们在软弱中得着激励,他们的服事为我们树立了榜样。

第三,为上帝设定的自然节期感恩。

春日,初绽的繁花表现上帝造物的生机与美丽;夏日,电闪雷鸣,显明耶和华上帝在天上打雷,至高者发出声音,便有冰雹火炭的能力;秋日,丰硕果子,让人尝到上帝丰富的供应;冬日,晴雪中依然挂在枝头、为飞鸟准备的簇簇各色果子,让人沉思上帝的信实。我们比飞鸟贵重得太多了,上帝更必看顾。

在如云的见证人激励下奔跑

首先,认定目标。

主耶稣基督的父上帝,曾照自己的大怜悯,藉我主耶稣基督从死里复活,重生了我们,叫我们有活泼的盼望,可以得着不能朽坏、不能玷污、不能衰残、为我们存留在天上的基业。又叫我们这因信蒙上帝能力保守的人,必能得着为我们所预备、到末世要显现的救恩。(参,彼得前书一3-5)这乃是我们的方向。哥林多人在互相较力争胜中,为获得一顶用桂树枝和花草编成的桂冠,还能诸事都有节制,「我们却是要得不能坏的冠冕。所以,我奔跑,不像无定向的;我斗拳,不像打空气的。我是攻克己身,叫身服我,恐怕我传福音给别人,自己反被弃绝了。」(哥林多前书九25-27)

第二,恒忍持守,一直向前。

上帝既然差祂的使者,做成如云的见证环绕我们,为我们吶喊;赐下丰盛的供应,如甘雨润泽心田;所以,就要把下垂的手、发酸的腿挺起来,也要为自己的脚,把道路修直了,使瘸子不至走差了路,反得痊愈。(参,希伯来书十二1,12)

第三,得胜的欢呼。

行过今生的道路之后,愿我们能说:「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从此以后,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提摩太后书四7-8)阿们!